立即注册

世界杯分组

查看: 167|回复: 0

燃烧吧蓝色军团!法国1998世界杯夺冠的故事……

[复制链接]

334

主题

334

帖子

108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082
发表于 2018-12-6 22:5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98年7月12日,法国队创造了历史,他们赢得了队史第一座世界杯,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座。(原文写于俄罗斯世界杯决赛之前)这是法国足球史上最令人难忘、最激动人心的时刻之一; 这座奖杯产生了很大的社会反响,给法国带来了一种在战争年代才会有的团结感。
  罗伯特-皮雷(前法国边锋、1998年世界杯冠军成员):我们当时知道《LEquipe》(一家体育媒体)对雅凯提出了质疑,认为他不够出色。他们怀疑雅凯所做的一切,包括他的选人和战术。这种质疑是非常肮脏和具有针对性的。我们从第一天起就坚定地站在主教练的身后支持他,但你也会发现球队周围的氛围非常消极。这感觉就像我们在对抗全世界。
  菲利普=图尔农(Philippe Tournon,1998年法国队新闻官员):《LEquipe》一开始就采用了一种反对雅凯的立场,他们从来不相信他。1996欧洲杯的好成绩还不够。人们没有理解雅凯到底想做什么。他努力地打造一支世界杯上的最强阵容。人们不仅不支持他的工作,反而还经常批评他。《LEquipe》是很强大的舆论领导者,这家报纸对雅凯的所作所为指手画脚。这让雅凯的工作很艰难,尤其是在世界杯的准备阶段,因为当时球队的表现并不好,很多人怀疑法国队是否有潜力和能力去赢得比赛。
  皮雷:对我来说,让整支球队团结一致的关键发生在1997年12月,当时雅凯在阿尔卑斯山的滑雪胜地迪涅斯为球员和他们的家人们组织了一次聚会。所有的工作人员也在那里。这是一次很和谐的聚会。大家都很放松地享受着假期。雅凯与球员们进行了一次盛大的会面,包括布兰科和德尚,并与领队们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雅凯给出了自己从彼时到世界杯这段时间内的工作计划。雅凯对他们说:这就是我的工作方式,这就是我要做的,这就是我们所要一起达到的成就。他在最后说:我们将在本届世界杯上名垂青史。那时,我们这些球员们就已经在夺冠的道路上了。他说服我们为他付出一切,相信他,追随他。
  比森特-利扎拉祖(前法国后卫、1998年世界杯冠军成员):雅凯接受了所有的批评,但他确保这些批评不会影响到球员们的发挥。他很专注,他很想保护我们,他会为我们做任何事情来保持专注和自信。雅凯没说一句多余的话,他本可以利用批评家的话让我们更坚定和愤怒,或者有一种报复的心态。他本可以说:听着,他们不相信你们,所以你们要去告诉他们错了。但他没有,雅凯很绅士。并且他为我们制定好了计划。雅凯把所有的工作人员和球员们都放在了一个与世隔绝的泡沫里,那里充满了安静。我们在克莱枫丹训练,远离一切外界干扰。我们不关心外界怎么说,我们只关注我们自己。我们甚至没有感觉到任何压力。我们为世界杯准备好了一切,我们唯一的目标就是大力神杯。
  斯蒂芬-吉瓦什(前法国前锋、1998世界杯冠军成员):法国队世界杯前的成绩确实不够好,即使不读文章和报纸,我们也知道人们的想法。但这是工作的一部分,批评会让你变得更好。所有球员都适应了压力,特别是队伍中的领袖。当你看到布兰科、德尚和德塞利全心全意专注于训练时,你就会想要追随他们的步伐,达到他们的水平。
  利扎拉祖:随着比赛的进行,我们都能感觉到一些事情正在发生,我们总是得到幸运女神的青睐。你不把它说出来,可能是因为你太害怕破坏它。但是我们每个人都能感觉到它。场上的每一次抢断,每一次反弹球,每一次对手的失误,种种迹象都表明似乎事情正朝着我们想要的方向发展。不管是揭幕战,还是小组赛和淘汰赛,总有一些事情对我们有利:在16强赛对阵巴拉圭的加时赛中,布兰科打进了金球;在对阵意大利的1/4决赛中,我们赢下了点球大战;图拉姆在对阵克罗地亚的半决赛中上演神奇表现。决赛就像一场轻轻松松的比赛,因为我们感觉自己如此强大,势不可挡。我们可以感觉到我们是多么的强大,特别是在防守上,我们是多么难以被攻破大门,但是你仍然需要一些运气和帮助,才能做到这一切。
  皮雷:我们为此付出了很大的努力,最终也收获了一切。作为球员,我们有着不可思议的强大精神力量。我们准备好对抗一切有可能的不利因素。我们对一切都有了答案。这个团体的凝聚力是惊人的。也许足球之神真的在我们身后!
  图尔农:德尚对我们在比赛中缺少支持不满意。他想要更多的噪音和激情。他说,人们对他们的领导和西装更有兴趣。当我们从位于巴黎以南45分钟车程的克莱枫丹的总部出发前往位于北部的伦斯参加16强对阵巴拉圭的比赛时,我们意识到整个国家真的在我们身后支持着我们。我们乘长途汽车到达那里,一路上我们看到数以百计的人开着他们的车向我们招手,鼓励我们。在此之前,我们与外界没有太多的联系。但在那一天,感觉就像做梦。所有人都跟在我们后面。我们一到那里,就觉得不可思议。当我们赢得比赛后,感觉就更好了。这是非凡的经历。球员们感觉到了支持、温暖和团结。
  皮雷:在半决赛中,图拉姆的失误率先导致了克罗地亚队的进球。我们0-1落后,我们看到他很不高兴。然后他进了两个球,几乎是以一己之力让我们赢得了比赛。他总是说当他在门前的时候,他从来都不知道该往哪里射门,因为他总是认为守门员占据了太大的空间,对他来说,在世界杯半决赛中梅开二度简直难以置信。世界杯期间,他每天晚上都要吃一碗沙拉。所以我们都认为沙拉是他成功的秘诀。所以在决赛之前我们全队每个人都吃了一碗沙拉.
  吉瓦什:当你感到强大和有统治力的时候,你通常会有一点运气。你总是说大球队和大俱乐部总是有一点好运气。我们感觉自己是一支强大的球队,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实力越来越强。你会发现,几乎没有什么东西会让你感觉自己距离顶端如此之近。我们知道强强对决中,细节决定成败。对我来说,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笼罩着我们。
  法国队在一系列过关斩将后进入了决赛,尽管整个国家都在疯狂地支持着他们,但他们在纸面实力上还是落后于巴西队。然而,在比赛开始前的几个小时,发生了一件改变一切的事情,甚至直到今天,也有许多人对此难以相信。
  塞萨尔-桑帕约(前巴西中场、1998世界杯巴西队成员):在决赛的那天下午2点左右,我听到罗伯特-卡洛斯在走廊里大喊,说罗纳尔多病了。我和埃德蒙多一起进入了他的房间,我所看到的场景令人震惊。罗纳尔多面部发紫、呼吸困难、不停流下唾液以及肌肉收缩。我记得我的父亲在发病后也是类似的症状。随后其他球员和医生也来了。医生们给大罗打了镇静剂,他终于平静了下来,然后睡着了。
  皮雷:直到我们前往法兰西大球场的时候,有人告诉我罗纳尔多身体有恙,可能不会参加决赛。但这已经没什么意义了,他是否会参加比赛都不会改变我们的战术和打法。我们其实想让他上场比赛,我们觉得自己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桑帕约:通常我们会在巴士上放很多桑巴音乐,但是在去决赛比赛场地的路上,车上一片寂静。大家都很担心,因为罗纳尔多是我们队里最好的球员。比赛前几分钟,当大家都穿好球衣,准备就绪的时候,罗纳尔多出现在更衣室里说:我要去比赛了,体检结果没有显示任何异常。我想要上场,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参加世界杯。
  皮雷:当布兰科被禁赛的时候,我们还有弗兰克-勒伯夫可以替代他。弗兰克很渴望出场比赛,他不会害怕任何人!现在回过头来看,你可以说巴西的球员们受到了罗纳尔多的影响。但是即使他100%的健康,我们也很有信心赢得比赛,他也不会给我们带来影响。
  吉瓦什:齐达内是我们最好的球员之一,可能是法国有史以来最好的球员,我们一直知道他有这样的品质。你知道如果说有人能为我们赢得世界杯,那一定是他。在决赛之前,他确实表现得不尽如人意。他是我们强大的原因之一,但这是因为他能够融入整支球队中,而不是因为他的才华。他生来就是要给人们带来奖杯和快乐,赢得重大赛事。在最重要的比赛中,他带领球队取得了胜利。
  利扎拉祖:这支球队的集体力量决定了一切。齐祖是其中的一员,他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但我们作为一个团队。我们一起战胜了每一个挑战和障碍。我们不能忘记,我们找到了解决所有问题的办法:当齐达内被禁赛两场时,当勒伯夫代替被禁赛的布兰科出场表现出色时,我们都找到了解决办法。所有年轻的球员,比如亨利和特雷泽盖也都发挥了自己的作用。然而,我们需要齐达内赢得这场最重要的比赛。而他确实做到了。
  皮雷:大场面总是属于冠军球员。没有比世界杯决赛更重要的比赛了,所以这是他的舞台。那就是他想要闪耀的地方,他做到了。雅凯在巴西的定位球上看到了弱点,他让齐达内去近门柱,巴西人不会在角球防守时在这个位置奋力起跳。这就是那两个领袖之间的故事。
  这支球队因其种族的不同而被称为la France black- blanco -beur,也就是混种法国人。比如,德塞利出生在加纳,维埃里出生在塞内加尔,利扎拉祖和德尚出生在法国巴斯克地区,佩蒂特出生在诺曼底。齐达内的父母来自阿尔及利亚,皮雷斯的母亲来自西班牙,他的父亲来自葡萄牙,蒂埃里·亨利的家人来自西印度群岛的瓜德罗普,德约卡夫有亚美尼亚血统。
  图尔农:这简直不可思议。从7月12日23:00到14日15:00之间,当我们离开爱丽舍宫(巴黎)的阅兵式和招待会时,我们来到了另一个星球。我们没有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我们是世界冠军,但这个国家的感受远不止这些。决赛结束后,我们又回到了克莱枫丹,然后就疯狂了。一百万人在香榭丽舍大街游行,整个法国在全国各地的大街上庆祝。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这感觉就像在做梦。
  利扎拉祖:你根本想不到。此时此刻,你刚刚赢得了世界杯。在某种程度上,你仍然处于你的幻想之中。然后你看到了疯狂。在香榭丽舍大街简直是疯了。在接下来的六个月里,人们变得歇斯底里。我们给他们带来了幸福,他们需要幸福。即使在决赛后的几个月里,你的生活恢复正常,你仍然可以感觉到整个国家的气氛是特别的。有这种欢乐,这种团结。我们在许多方面为法国带来了欢乐。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我们代表了所有法国人。我们不仅仅是足球运动员。我们也是其中的一份子。我们都来自不同的出身,不同的背景,但我们作为一个团队赢得了胜利,因为我们一起工作,我们团结一致,我们互相关心,我们互相照顾。我们指明了道路,人们觉得他们可以在自己的世界里做到同样的事。
  吉瓦什:在法国,这种影响是非常特殊的,因为这不仅仅是一场足球比赛。这是一种社会现象。有史以来第一次,不同血统的法国人都有一个共同爱好,那就是法国足球队。他们可以一起庆祝和享受生活。除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和国家解放之外,没有什么能像这样把国家凝聚在一起。看到它真是太美了。这只是一项运动和足球,但它确实起了很大的作用。它是如此具有影响力。事后来看,你会意识到自己为国家做了什么。
  皮雷:你认为自己就只是个足球运动员罢了。但1998年在国内赢得世界杯,我们取得了更大的成就。有一段时间,我们不仅给人们带来了幸福,也给人们带来了希望。我们相信一切皆有可能。我们给了他们信心。我们告诉人们,无论你来自哪里,你都可以成功,都可以和那些不同地方的人一起享受生活。它改变了人们的心态,给了一些需要它的人新的生活方向。这届世界杯的胜利是如此的有意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游客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世界杯小组赛  

GMT+8, 2019-5-21 07:30 , Processed in 1.294802 second(s), 4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真人网上娱乐 X3.3

© 2001-2013 fifa世界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